11130327_10152690294532805_4743998882403473334_o.jpg 

photo credits: 玉皙


【經濟五四三】觀光勝地居民怒吼 陸客來台到底肥了誰?

2015/04/08

作者: 佘健源、劉玉皙

原載於獨立評論@天下



西子灣以落日著稱,早在日治時期就被譽為台灣八景之一,一直是高雄市觀光產業重要的共有資產,也曾為哈瑪星地區帶來不少收入。

然而近來哈瑪星數里卻為遊覽車大量湧入一事向市府抗議;理應帶動地方經濟的陸客觀光團,現在地方人士卻亟欲阻擋,顯示低價陸客團對當地居民來說,已是弊大於利。

自六年前正式開放陸客來台以來,類似的爭議在全台各地也層出不窮;這些爭議連同低價陸客團在西子灣所引發的抗爭,背後隱含著類似的問題。問題究竟出在哪裡?由經濟學的角度切入,或許能提供一些指點。

經濟學中有公共財與俱樂部財兩種相近的概念。許多人以為公共財的界定是看所有權或提供者是不是公家單位,但實際上,關鍵是在該項商品或服務是否具有不可排他性和可共享性兩大特徵。

舉 例來說,某一島上有一村,村中住著一位富人,富人為保護自己生命財產,建置一支船隊巡弋週邊,則村中所有居民皆能同享船隊巡弋所帶來的保護,不論其有無於 船隊中出錢出力;此稱船隊巡弋的服務有不可排他性。此外,對富人來說,不論共享保衛好處的村民有多少人,皆不減損船隊巡弋對富人的價值;此稱該服務有可共 享性。在此例中,船隊巡弋的服務就是一種公共財。

過去許多人誤認觀光資源是公共財的一種,不過觀光資源事實上並不具備完全的可共享性。山海 美景,若遊客僅寥寥數人,再多幾人共賞,也對遊興無損;但若遊客過多,擁擠、交通及垃圾問題將會大大減損遊客的玩興。此外,多數觀光資源基本上是能夠設閘 收費,排除部分未出錢出力者使用。針對此類不具有完全的共享性與部分不可排他性的財貨,我們稱之為俱樂部財。


● 陸客排擠高層客群,利益沒有流向國人口袋

當 觀光景點承載過多遊客後,遊人來訪的效益降低,其效果是許多遊客將不願前來,且遊客為到訪此處所願付的價格也會下跌。舉例來說,時間成本高的高收入遊客, 就不會浪費時間與精力到一個人擠人的景點。最後,這樣擁擠的地方就只剩低價團客願意造訪。這種只剩低價陸客團、而其他遊客消失的現象,被稱為排擠效應。

由 兩個地方可以觀察到在西子灣所發生的排擠現象。一是在開放陸客來台前,打狗英國領事館官邸曾是高雄市民喝下午茶的首選,但在陸客團大舉來訪後,願來此喝下 午茶的國人已寥寥無幾。二是根據中山大學總務處粗略的統計,開放陸客來台前後,西子灣週邊停車場的收入並沒有明顯地變化。這意味著在陸客來台以前,西子灣 已是國民旅遊的重鎮;開放陸客以後,不過是原先的小客車換停為遊覽車。現今國人來此,發現停車位已為遊覽車佔滿,自然就不再停留。

由於通往 觀光資源的道路,也是俱樂部財的一種,大量陸客團來訪西子灣,也造成居民使用週邊道路的效益下跌;而若居民能由陸客團中賺取收益,那也還勉強可以接受。然 而,在陸客逐步取代國旅(主要是散客)的同時,於觀光產業中獲利的對象也跟著改變。過去國旅或散客來到此地,多會在當地選擇食宿、購買特產。但現在提供陸 客團食宿與特產的則是遠在數里外的中大型觀光業者;這些業者不僅非當地居民,在對岸旅遊業一條龍的經營模式之下,許多業主還不是台灣國民。

陸客團到來,在地居民不僅得忍受種種不便,還無法從中得利,連原先的顧客也有部分被趕跑,難怪哈瑪星居民要出來抗議。

此 外,若景點最終只剩低價團客,國內的業者就只能靠陸客團才能生存;再加上市場結構的因素,國內眾多業者競爭、對岸卻是寡占或特許的寥寥幾家組團社,台灣業 者市場地位低下、議價能力低,利潤所剩無幾。加以對岸做生意並非完全遵從市場邏輯,當業者只能仰賴對岸過活時,若政治上站錯隊,就只剩倒閉一途。

 

● 衝人數不如衝總收入

根據政府所公佈的資料,自開放陸客以來,旅客來台數逐年大幅成長,至今年應可突破一千萬人大關。但這些成長,卻沒有為當地民眾與業界基層人員帶來正面感受,這已經不單獨意識形態和政治立場使然,政府必須要仔細瞭解此宗生意最終的利益流向及成本所在。

在 經濟學中,當討論到俱樂部財時,一定會提到最適人數的議題;觀光資源的本質是一種俱樂部財,經營者的目標就不應該是「極大化觀光人數」。此外,台灣多數的 觀光資源,包括西子灣,雖可設閘收費,但因屬公有資產,眾人均可無償使用,本來也就容易造成觀光資源的過度利用,而過度利用所衍伸的交通與垃圾等問題,就 只好用國民的稅金來解決。

西子灣就是個縮影,低價陸客團盤據,用台灣人的稅金來幫忙維持景點,讓對岸的旅行社大賺錢。我國政府若要藉由觀光 發展哈瑪星地方經濟,避免西子灣成為對岸組團社逐利的場域,就必須要思考最適人數的問題;或可考慮逐漸限制低價陸客團的進入,而將重點擺在走精緻路線的高 價散客。而對高雄市內的中大型觀光業者,在低價陸客團團數減少之初,或許會因短期的確定收益減少感到不適,但將目標轉往高價散客,長期將可避免因面對中國 獨買力量,單價被壓制過低,且政治上受制於人的窘境。


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laches 的頭像
laches

歧路花園

lach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