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hoto credits: Let's Vote on It!(We the Kids) By Janice Behrens


【經濟五四三】佘健源、劉玉皙:「不理性」選民─民主制度的推手

作者:  佘健源、劉玉皙  

原載於獨立評論@天下 2015/11/3


「選民是否理性?」在台灣這個剛歷經民主轉型的社會,這問題常引起一般公民的思索與討論;尤其選舉將屆,讀者一定常在網路論壇或大眾媒體上看到類似討論,或是 見到不同陣營的選民,直接或間接互相攻擊對方「不夠理性」。而事實上,對許多人文或社會現象的研究者來說,這也一直是個重要問題。多數支持民主體制的公民 或許會希望上述問題能有一個肯定的回答。然而,許多研究,包括以傳統西方民主國家選民為對象的研究,卻發現問題的答案似乎並不令人滿意。

究竟什麼叫「理性」?或是,在什麼樣的條件下,一個選民才足以被稱為是「理性選民」?這是一個不容易回答的哲學問題。不過,若依經濟學家對「理性」最狹義的觀點來看,所有赴投票所投票的選民或許某種程度上來說都是非理性的選民。


● 差一票無關勝負,投票行為其實不理性?

何 解?由於行為者的目標是否合乎理性通常較難確認,經濟學家一般僅就「行為者是否選擇省力有效的方式來達成其目標」來討論行為是否理性。舉例來說,若行為者 的目標是數學考滿分,但底子不好卻又把所有時間拿來念英文,那就會被界定為是非理性的行為。因此,一個希望朱立倫當選的藍營選民(姑不論此目標是否合 理),若她是聰明人,必定能瞭解到個別的一票並不能改變可能敗選的結果,但投票需要付出成本,在效益極小但成本為正的情況下,赴投票所投票就只是浪費時 間,往往會被認為是非理性的行為。

不過,這樣的觀點立即就面臨了兩個挑戰。一是,若此看法為真,那麼我們便會得到「所有赴投票所投票的選民都是非理性」的推論;這個推論違背經濟學對正常人都應是理性的看法。此稱投票悖論 (paradox of voting)。

二 是,雖然選民赴投票所投票看似為不計成本效益的非理性行為,但是,在三人以上參選,但僅有一位能勝出的選舉中,選民於選擇投票對象時,似乎又會斤斤計較這 一票的效益;那些毫無勝選希望的第三人們,通常不會得到選民的青睞。此即一般人稱之的棄保效應。對於棄保的一個解釋是:因選民還是想對誰勝出選戰有所影 響,故不想將票投給毫無希望的第三人。但是,客觀來說,即使選民赴投票所把票投給有希望的前兩名,個別一票對大局的影響其實也是微乎其微。如此一來,棄保 現象似乎便意味著選民行為的邏輯前後不一。

針對第二個挑戰,學者的回應是,棄保或許僅反映了從眾效應,而不是選民仍在意這一票的效益;易言 之,選民把票投給前兩名,不是為了影響選戰結果,而是西瓜偎大邊的緣故。如此,選民赴投票所投票跟從事棄保,也就不是前後不一的行為。除此之外,雖然媒體 常常討論棄保現象,但實際上真正從事棄保的選民可能遠比一般人想像的少。實證分析指出,在加拿大,大概只有投票人數的3%-6%會從事棄保;而在英國,合 理的估計是只有投票人數的4%-8%。在台灣,資料指出,西瓜偎大邊的現象似乎還比棄保來得明顯。

而針對投票悖論,有些學者懷疑赴投票所的 成本是不是也很低,使得投票的行為或許也還算是符合成本效益的理性行為。然而,儘管赴投票所的成本很低,但投票前獲取充分資訊、審慎考慮後再做決定顯然耗 時耗力。因此,就算理性的選民還是會赴投票所投票,但聰明的作法就變成是隨便亂投;不花時間作功課,人云亦云或是跟著刻板印象投,才是理性的作法。公共選 擇 (Public Choice)學派稱此為理性無知 (rational ignorance)。而許多實證研究也指出,即便在老牌的西方民主國家,一般選民對現實政治局勢的理解其實遠比學者所期待的還要低。


● 傻子才認真看待選票,但正是他們成就了民主

理 性的人不投票,或是就算赴投票所,也是亂投一通;而那些認真看待手中一票的人,豈不只是傻子?這樣的結論似乎令人失望,也似乎意味著投票制度本即內建「產 出不良決策」的可能。不過,對得出這個結論的學者來說,卻不做如是想。若整個社會都是「聰明人」,那民主體制就無可避免地走向末路;而民主制要能順暢運 作,就必須依靠這些不計成本效益的「傻子」。與其說這些人是傻子,倒不如說這些人具備良好的公民責任,因著公民責任的驅使,即使知道個別一票無能撼動大 局,也還是付出精力審慎思考,投下神聖的一票。

反過來說,筆者過去在走街頭的時候,常聽人抱怨台灣人無知或政治冷感;然而,若由「理性無 知」的論點出發,便知政治冷感本是人之常情,非台灣社會所獨有之問題,而是每個民主體制需面對的現實。甚且,台灣過去處在威權體制底下,政府長期不鼓勵臣 民公眾參與,社會本就較缺乏民主社會所需的現代公民素養;相對於西方民主國家從童書就開始討論公民責任,台灣過去則是教導大家要相信大有為的政府。誠然, 太陽花學運意味著我國在民主化以後,教育改革在公民責任上的巨大成功;但若要讓我國的民主社會能穩健地走下去,避免產出不良決策,我們還是有必要繼續推廣 現代民主社會所需的公民責任。

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laches 的頭像
laches

歧路花園

lach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