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630573_10152289463442805_124101187079568930_o.jpg 

photo credit: 我們一家。

【經濟五四三】劉玉皙、佘健源:保母價格統一,無法解決父母重擔

2015/07/01
作者: 劉玉皙、佘健源

原載於獨立評論@天下



低薪的時代,托育費用一直是重要的政策議題。我們在上個月的「經濟五四三」專欄中提及,保母認證系統若能有效運作,可以避免市場發生反向選擇,使父母安心。然而,在服務品質之外,如何降低托育費用,仍然是大眾關心的議題。既然保母和家長都依賴保母系統,那我們可以藉由系統將保母薪資統一定價嗎?

建議保母統一定價的人,多半不希望保母「漫天喊價」,平添家長的負擔。這種想法的預設立場,就是猜想保母會單方面開價,家長只能任其宰割。然而,這種猜想是正確的嗎?

● 保母服務無法確實監督,只能靠信任

保 母系統的存在,是為了減少市場交易成本、解決資訊不對稱的問題;如同我們前文所述,一個有效的認證系統,認證者可以是私人機構、也可以是政府,重點是必須 確實遵照「作假成本高」原則(costly-to-fake principle),讓「壞保母」留在系統內的成本變高。值得注意的是,關鍵不在於提高「所有保母」加入系統的難度,而是考核必須有持續性、提供常態性 的監督,而不只是一次性的篩選而已,這樣才能維持系統的有效性。

然而,現行的保母系統,在小孩收托以後,監督人員的訪查次數非常少,家訪甚 至是預先跟保母約好的,不是突擊抽查,監督的效果自然大打折扣。而定期的考核和淘汰制度並未確切執行,很少淘汰保母,這是現行保母系統必須加強的部分。但 不論系統再怎麼加強,監督人也沒辦法分分秒秒隨侍在側,100%的監督是不可能的,就算你今天把保母變成政府統一雇用也一樣。

總結來說,家 長在事前無法確知保母的服務品質,即使是在托兒之後,家長還是無法確定服務品質。兒童無法準確表達自己的感受,嬰兒更是毫無語言能力,父母怎麼知道保母在 家長看不見時依然盡心?即使有系統監督,監督人也不可能隨時都在保母身邊,只能偶而到訪。你內心深處總有疑惑,即使是有名的老保母,會不會也有偷懶的時 候?這種不論是購買前還是購買後消費者都無法確知其品質的商品,一般稱之為「信任財」(credence good)。

對於信任財來說,由 於資訊無法確定、品質監督困難,在某些條件下,價格本身就對品質有所暗示:高價品質不見得好,但低價品質一定不好。舉例而言,在購買嬰幼兒產品或服務時, 周遭眾人常會勸你「這個錢不要省」;父母通常不會把小孩交給定價最便宜的那位保母,除非跟該保母極度熟識或有血緣關係。也因此,保母的價格不太可能往下 調,就算今天全國保母統一定價,為了留住好保母,家長還是會加碼三節禮金或年終以表謝意,統一定價最後形同具文,毫無效果。


● 統一定價將扼殺保母服務的差異化

更 進一步來說,保母的服務其實是可以差異化的,例如家長會比較偏好住在家附近的保母、甚或信仰相近的保母;保母依其照顧理念、個人特質、環境條件的不同,也 會受到不同的客戶青睞。我們的保母就會幫小孩安神收驚,朋友都稱讚她是我們家的「神仙教母」呢!統一定價,等於是剝奪了保母和家長間議價的機會,降低了保 母提供多樣化服務的意願,對於保母來說,並不公平。

許多台灣的保母,已經努力把服務差異化,這也是一種「建立自我品牌」 (labeling)的努力。這種「自我品牌」甚至比外界監督更能有效保障服務品質。我們認識幾位保母,在受託時間提供各種免費的才藝課程,例如律動課、 手工藝課等。小孩要多,這些課上起來才有趣,於是就成功把「受託人數逼近法定上限」的缺點轉化成競爭力。她們甚至裝了網路攝影機,可以同步轉播,讓家長隨 時都能看到小孩的狀況,解決了監督的問題。如果沒有價格這個誘因,保母建立自我品牌的意願也會降低,也等於是讓家長的選擇機會變少了!

從另一方面來說,既然100%的監督是不可能的,我們還不讓信任財的提供者擁有議價能力、價格不能反映他們服務上的差異,保母就更沒有動機改善品質,久而久之,「反向選擇」的狀況就更容易發生,壞保母會更有魚目混珠的可能。


● 政府統一壓低保母定價其實是「為難弱勢」

當然,對於某些家庭而言,托育費用仍是沉重的支出。我們不必悲觀地認定這些家庭活該屈就於便宜的「壞保母」;如果真要以政府之力幫助這些家庭,那麼,對家長進行補貼,是比統一定價更適合的政策工具,比較不會發生前述的副作用。

從 勞務提供者的角度來說,保母其實是解決失業的一個重要方案。在台灣,許多媽媽在有了育兒經驗後,加考一張保母執照,就可以在自己家裡提供保母服務,創造收 入又能兼顧家庭,對於不少中低收入家庭來說,其實是相當大的幫助。若把家長看成交易中的弱勢、把議價看成保母與家長的零和遊戲,並不正確。考量到保母的狀 況,這時若是國家出面統一定價、甚至壓低價格,才真是「為難弱勢」吧!

統一定價,取消大家議價的自由,看似使家長更方便,卻不見得會讓事情 變得更好。畢竟,人是活的,價格可以促使保母做出更靈活的「服務升級」,家長也可以有更多選擇;若施行價格管制,上有政策、下有對策,其結果往往出人意 表。或許,在別的市場,我們也必須考慮,那些看來良善的管制會造成甚麼意外的反應,讓我們付出甚麼意外的代價?



【上篇回顧】劉玉皙、佘健源:用經濟學設計理想的找保母系統

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laches 的頭像
laches

歧路花園

lach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