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hoto credits: Free Speech* by FUKT in Enmore, Sydney Australia

獨立評論【經濟五四三】與【誘因與市場】作者群致主編信


李執行主編,

這次下架事件,讓身為作者的我們,發現到自己與編輯台之間認知的落差。「獨立評論」作為一個平台,鼓勵各方言論,首頁版面上明載「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」,編輯與我們接洽時,也未曾提到會有任何審查。我們相信,這樣的理念讓獨評吸引到了許多不會在傳統媒體上出現的寫手。

儘管我們不見得同意其他文章的觀點,但這個讓各家說法相互競爭的地方,就是一個自由的言論市場讓社會福利極大化的最好例子。

然而,現在編輯台以「考慮獨評還無法有其它觀點的文章上線」、「馬習會層次遠高於一般議題」這些理由將文章下架,代表只要編輯部認定這篇評論「層次遠高於 一般議題」,獨立就要擺到一邊。而所謂平衡觀點,是要靠更多的言論才能成立,而不是靠撤除言論。這不是干涉,那什麼才是干涉?


獨評一開始的確是因為天下雜誌與殷發行人的社會聲望,吸引到了許多本來不願意在既有媒體發表意見的人。因為這個平台,天下雜誌也在形象上獲得不少加分。市 場也獲得好處:至少讀者比較可以相信這裡的發文者是對問題有一定的專業判斷,不是自己腦補的文章(這或許就是你們自喻的理性清明的聲音)。 但更重要的是,獨評已經發展出了他自己的性格,對網路時代有意義討論的可能性,走出了一條有趣的小徑。但是這次管制,完全破壞了作者、雜誌、與讀者之間的 信任。市場聲譽的建立很困難,但毀掉它很容易,我們不理解高層為什麼會下這樣的指令。


再者,上架代表主編已經完成守門人任務、決定此文發表,但是撤稿就表示是有更高層的人推翻了主編原先的決定。如果主編盡忠職守,守門人的任務就已經完成, 不需要另外有撤稿與否的決定。如果認為主編擔任守門人有虧職守,那應該是懲處或甚至撤換主編。但無論如何,對原作者的文章撤稿都是一個很莫名的決定,特別 對一個名為「獨立評論」的媒體。


主編在信中提到「(獨立評論@天下〉是促進公共意見交流的平台,也是《天下雜誌》作為新聞媒體的社會責任表現。文章雖不代表公司立場,但在當前媒體環境複 雜紛擾之下,卻常引發不同的解讀。」這話本身就是前後矛盾的。每一個媒體都會說自己是理性中立 ,因為吹牛是沒有成本的,這就是經濟學上所謂的Cheap Talk、鄉民口中的嘴砲。但是一個媒體是不是能夠堅守他的信念,只有在受到試煉之時才能顯示出來。媒體的信譽就是這樣一點一滴累積出來的。不能平常西線 無戰事時就高喊獨立評論,博取社會清望跟市場佔有率,但一碰到壓力就東躲西藏,東拉西扯。再者,這樣也是把我們這些評論者的名聲也賠進去了。套用一個長輩 最喜歡用的評論起手式:「試想日後在課堂上,若有學生問道:老師你這篇天下獨立評論的文章,自我審查了嗎?審查了多少?」 我們要如何自處?


言論自由是民主最重要的基石,而民主則是經濟發展不可或缺的要件,這在「國家為什麼會失敗」一書中早有闡述。獨評原本的初衷,與我們珍惜個人選擇自由的信念志同道合,現在發生這種事情,是經濟學家最無法容忍的。


貴雜誌總編說:「願意為這個決定承受代價」 ,但這個代價對我們來說太過龐大,我們無法跟你們一起承擔。

未來我們將不會再對獨立評論供稿,舊稿部分也希望你們一併撤除 。


獨立評論 [經濟五四三] 王道一 佘健源 馮勃翰 劉玉皙 鄭力軒

[誘因與市場] 林明仁



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laches 的頭像
laches

歧路花園

lach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